搜索

喜报官宣:白鸟湖的白头硬尾鸭本年到底生宝宝了!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3 22:11 | 查看: | 回复:

  几天前,一个好消息传来:新疆乌鲁木齐白鸟湖的白头硬尾鸭繁殖成功,种群数量也有了大幅提升!

  2018年10月25日,《新疆晨报》发布以《环境向好,白鸟湖白头硬尾鸭数量累计增至31只,达十年来最高》为题的报道。

  报道称,“随着乌鲁木齐白鸟湖生态环境向好发展,今年湖区白头硬尾鸭数量已累计增加到31只,达到十年来最高值。而湖中的野鸭等水鸟数量也有所增多,湖区整体呈现出水鸟成群、植被繁茂的景象。”

  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园林管理局林业处负责人伊晓燕告诉《新疆晨报》记者:“春天湖区本来仅飞来4只白头硬尾鸭,夏天,它们可能一直躲在芦苇荡里育雏,我们没发现,一直到9月4日,我们才在芦苇荡周边陆续发现了19只白头硬尾鸭”。

  该局白鸟湖巡护站工作人员刘小平向记者透露,当日下午18时左右,他在周边巡护时,发现湖边芦苇荡附近一只雄性白头硬尾鸭正在游弋,当他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才发现,这只雄性白头硬尾鸭附近还有多只个头偏小一点的幼鸟,“当时心中一阵惊喜,赶忙靠近用手机拍下看到的雄鸟和幼鸟”,他说,它们时而在芦苇荡里进进出出,时而潜在水下觅食,过了半个多小时,幼鸟们跟着雄鸟、雌鸟游向深水区,“那天我数了一下,陆续发现的共有19只白头硬尾鸭”。

  刘小平当日便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巡护站其他工作人员,大家都很高兴,都开始持续观测这群白头硬尾鸭,“9月20日至23日,我们发现这群白头硬尾鸭开始集群,像是准备迁徙,”他说,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观测到这群白头硬尾鸭。

  而据长期关注白头硬尾鸭生存状况的“百鸟汇志愿者团队”负责人岩蜥介绍,10月20日,他在白鸟湖观鸟过程中,又陆续发现了12只白头硬尾鸭,“开始我用望远镜看到6只白头硬尾鸭漂在水面上,后面又陆续从水里钻出来6只”,他说,一个多小时后,它们分成两群游向别处。

  由于早些时候的观测结果显示,白鸟湖仅存4只白头硬尾鸭(1雄3雌),且未见幼鸟,因此,这个消息无疑是巨大的惊喜。

  任鸟飞在第一时间向民间保护网络合作伙伴机构——“百鸟汇志愿者团队”求证此事,得到了如下答复:

  据百鸟汇志愿者最近的调查记录证实,历经了2017年繁育失败,2018年白鸟湖湿地白头硬尾鸭繁育成功,最大单日峰值记录为19只。随着迁徙季的开始,截止2018年10月20日当日,白鸟湖湿地内白头硬尾鸭现存数量12只。

  同时,“百鸟汇志愿者团队”非常感谢包括企业界、媒体及爱心公众在内的社会各界对白头硬尾鸭保护工作的支持!

  白头硬尾鸭(Oxyura leucocephala)长相憨态可掬,有着蓝色的嘴巴、白色的脑袋、硬硬的尾巴和棕色矮胖的身材。

  据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最新估计,白头硬尾鸭全球成熟个体在5300~8700只。在国内,白头硬尾鸭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和湖北洪湖等地有少数报道,其最重要的栖息地和繁殖点位于新疆乌鲁木齐的白鸟湖。

  2016年5月7日,岩蜥等一批爱鸟人士正式组建“百鸟汇志愿者团队”,对白鸟湖这一重要的鸟类栖息地进行保护。在团队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白鸟湖的生态环境得到了较大恢复,在此生活的白头硬尾鸭也得到了充分的保护。

  下面,我们将发布由“百鸟汇志愿者团队”提供的调查报告,详细展现白头硬尾鸭在中国的生存境况。

  自2007年5月中旬,观鸟爱好者张耀东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西郊的白鸟湖湿地(原名:石油泉子)发现白头硬尾鸭踪迹。后经3年的调查,最终确认白头硬尾鸭非迁徙季节在乌鲁木齐市周边水域稳定栖息地3处,分别为九家湾水库、白鸟湖、白鸟湖西侧污水池。

  通过对已确定有或曾有白头硬尾鸭分布的4处水域进行分析,其基本环境均为小面积的天然湿地或库塘湿地,水域周边有较为宽阔的芦苇丛遮蔽,水质微咸或呈轻度污染,水体富营养化,水中有大量昆虫、浮游生物和藻类植物。

  随着城市的开发和扩张,面积仅0.3平方公里的九家湾水库周围被公路、民居、生产厂房、建筑工地近距离环绕,并且有烧碱厂的生产废水通过明渠排入库内,附近500米有铁路干线通过,另有垂钓、捕鱼、采摘苇叶、纳凉散步等人类近距离活动干扰。

  2009年白头硬尾鸭在九家湾水库消失,同年白鸟湖湿地周围土地性质从荒地和农业用地向工业用地转变,开始规划建设道路和厂房,邻近的西侧污水池由于重度水污染白头硬尾鸭也失去了踪迹。

  自2007年发现白头硬尾鸭以来,通过2007年至2018年白鸟湖湿地白头硬尾鸭单日峰值的记录,可以看出其数量从2007年45只,至2009年迅速降至7只,且之后连续3年未发现繁殖记录。(如图示)

  通过对2007年至2018年白鸟湖湿地生境和周边状况的调查,发现白鸟湖湿地受到的环境胁迫因素逐年加剧,周边开发及环境胁迫事件数量激增。(如图示)

  2007年白鸟湖湿地的西侧为采石场,北面为砾石台地,东北角为危险废弃物仓库,东侧为农业用地,东南角为采砂场,南侧为赤焰山。附近居民来自东南角有西山标准件厂职工宿舍区。白鸟湖湿地周边道路为危险废弃物仓库和采石场出入道路,人员干扰相对较少。

  2008年白鸟湖湿地东侧和北侧500米方向开始进行硬化道路施工、军事管理区、居民住宅、工厂开始进行大规模建设,大量建筑工人出现在白鸟湖湿地周边。

  2009年-2010年白鸟湖北侧军事管理区和生活区投入使用,生活污水直接排入白鸟湖以及北侧小湖(曾经的白头硬尾鸭繁殖地之一),由于污水溢出流入邻近低洼处形成小东湖。东侧工厂区部分建设完工,东北角出现大型排污管道,工业废水直接排入白鸟湖。

  由于大量的建筑工人涌入,导致2009-2011年繁殖季出现大量掏鸟蛋、打鸟等盗猎行为,连续3年没有白头硬尾鸭新生个体的出现。

  2012年至2015年,白鸟湖周边多条城市道路修建完成,除附近工地施工人员外,大量市民在周末和节假日前往白鸟湖湿地郊游、游泳。

  由于栖息地破坏、盗猎等人为干扰激增,造成每年大量鸟蛋丢失,白鸟湖的白头硬尾鸭数量持续降低。

  2016年《白鸟湖湿地保护项目》正式成立,同时成立白鸟湖志愿者巡护队(现为“百鸟汇”),从5月7日起对白鸟湖湿地进行巡护。2016年的巡护工作中共计劝离人员2000多人,车辆近400辆,拦截被盗鸟卵43枚,举报排污管道3处。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白鸟湖湿地生境破坏、盗猎等人为干扰的发展。

  2017年上半年志愿者在白鸟湖湿地周边建立围栏,对核心区进行隔离,劝阻游人进入,与有关部门开展了多次反盗猎、污染举报行动,但由于湿地权属及管理等综合问题,再加处罚措施力度不足,未能有效遏制以上侵害事件的发生,上述行为仍然屡禁不止。

  自2017年5月起白鸟湖湿地北侧的污水处理厂,向湖区直接排放大量未达标污水,导致5-8月湖面大幅抬升,直至8月环保督查组至新疆接到了白鸟湖湿地污染举报案件,引发自治区高度重视,有效遏制了严重的污水排放事件。但当时已适逢8月,白头硬尾鸭繁殖未能成功。

  2018年,白鸟湖湿地权属明确,经开区政府领导协同各部门、各单位多次在白鸟湖湿地查看情况,做出重要批示,原先被各项建筑施工围困的白鸟湖湿地得以保存。随着经开区政府对白鸟湖湿地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管控措施,白鸟湖湿地改变显著,历经了2017年繁育失败,2018年白鸟湖湿地白头硬尾鸭繁育成功,2018年白鸟湖湿地内白头硬尾鸭最大单日峰值记录为19只,截止2018年10月20日当日,白鸟湖湿地内白头硬尾鸭现存数量12只。

  从以上数据中可以发现,白鸟湖湿地周边开发的时间和白头硬尾鸭数量下降时间相吻合,周边环境的巨大改变、栖息地破坏和盗猎是造成了白鸟湖湿地白头硬尾鸭数量直线下降的主要原因,而伴随环境的改善、生态的恢复,种群繁殖数量短期内得到一定的增长。

  未来随着白鸟湖湿地公园工作的推进和落成,白头硬尾鸭在中国将获得“永久居住权”,希望白鸟湖湿地能成为它们永久的家园。

  “任鸟飞”项目,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该项目将在2016-2026年间,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通过民间机构发起、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社会化参与”模式开展积极的湿地保护工作,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在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的资助下,阿拉善SEE基金会将与红树林基金会共同打造“任鸟飞”项目。同时,该项目也得到了阿拉善SEE华北项目中心、华东项目中心、深港项目中心,以及基金会与社会爱心用户、企业等的共同支持。

本文链接:http://ali-ohadi.com/baitouyingweiya/135.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