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盛源彩票注册 > 冠麻鸭 >

宇宙上末了一头 雄性北白犀仙逝了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2 12:26 | 查看: | 回复:

  肯尼亚时间3月19日,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去世了。这既是“苏丹”的忌日,也相当于敲响了这个物种的丧钟。

  现今,世上只留下一对北白犀母女。也许我们这一代人,有一天将见证这一物种的灭绝……

  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于3月19日在肯尼亚的奥·佩杰塔保护区被实施了安乐死。我并不意外,因为在2016年7月23日,我第一次见到苏丹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苏丹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那年它都43岁,已经相当于人类的90岁了。它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一头巨兽,曾经是仅次于大象的庞然大物,但它也没有逃脱多舛的命运。

  1975年2月,动物贩子在苏丹(今为南苏丹)捕捉了它,当时它只有两三岁。动物贩子把它卖给了捷克的杜尔·克拉洛韦动物园。2009年12月,苏丹和其他家庭成员——它的女儿纳金、外孙女法图以及另一头已故雄性北白犀苏尼一起来到了肯尼亚的奥·佩杰塔,在这里度过了它一生中最后的9年时光。识别苏丹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它的左耳上有一个很大的三角形缺刻,这就是它的个体识别特征。苏丹的两个犀角,其顶端是平钝的。它的角曾经被割掉过,估计是它刚到奥·佩杰塔时,管理人员为了安全起见而割掉的。犀角是皮肤的衍生物,相当于人的指甲,所以还会继续生长出来。

  从去年开始,苏丹的健康每况愈下,由于年龄原因,还出现了“老年综合征”,心脏及其他内脏器官都存在衰竭的问题;特别是它最近几个月右后腿的皮肤更加溃烂,直至完全无法站立起来。

  经过兽医、管理人员、保护人士等各方的协商,最终决定对苏丹施行安乐死,彻底消除了它的痛苦,让它回归自然。

  苏丹的死,意味着北白犀向灭绝的边缘又靠近了一步。它们早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评估为野外灭绝(EW)。事实上跟当年白鳍豚的情况几乎是一样的,北白犀早已经属于功能性灭绝了。

  但还有一些人并不那么悲观,因为他们认为北白犀只是白犀的一个亚种,并不承认它的种地位,甚至认为还有多达两万多头的南白犀“代表”着整个白犀家族,即使北白犀灭绝了,也无所谓。

  科学家也保存了几头北白犀的精子和卵子,并试图让南白犀怀上北白犀的孩子,或者未来可以去克隆北白犀。

  2010年4月,世界哺乳动物分类学的大师级人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科林·格罗夫斯等人就发表过论文,通过头骨、牙齿、外部形态、分子或基因、化石等多方面的证据,支持北白犀和南白犀应该是两个不同物种的观点,而且它们的分化时间至少有100万年了。南白犀的肩部更高,后背比较凹陷,北白犀的肩部低,后背平缓;南白犀的体型更大,头也长,有种耷拉到地面的感觉,北白犀则小些,头也短。

  今天,如果你去肯尼亚的纳库鲁国家公园,你仍会非常容易见到白犀,然而那些都是从南非引进的南白犀。肯尼亚很早以前就没有野生的北白犀了。南白犀完全可以作为“替代品”,完成北白犀应该完成的“生态任务”,因为两者在生态和行为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早晚会面对这个物种的彻底消亡,就像我们已经面对了巴厘虎、大海牛、旅鸽、大海雀、冠麻鸭……那样。我们挽救野生动物,本质上就是在挽救我们自己。纪念苏丹,只是在给我们自己敲响警钟。

  把北白犀称为犀牛和白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叫北白犀牛就不规范了。就像非洲狮、美洲狮,大家通常把它们俗称为“非洲狮子”、“美洲狮子”,其实这也很不规范。“藏羚羊”也是被公众习惯性地俗称并传播开来,其实在专业书籍和学术论文中,甚至1989年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里都指出,这个物种应该被称为“藏羚”。

  世界上现存6种犀科动物,可通称犀牛。它们是:北白犀、南白犀、黑犀、印度犀(亦称大独角犀)、爪哇犀(亦称小独角犀)、苏门答腊犀(亦称亚洲双角犀)。注意,标准地说法并不需要在它们的后面加个“牛”字。

  肯尼亚时间3月19日,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去世了。这既是“苏丹”的忌日,也相当于敲响了这个物种的丧钟。

  现今,世上只留下一对北白犀母女。也许我们这一代人,有一天将见证这一物种的灭绝……

  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于3月19日在肯尼亚的奥·佩杰塔保护区被实施了安乐死。我并不意外,因为在2016年7月23日,我第一次见到苏丹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苏丹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那年它都43岁,已经相当于人类的90岁了。它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一头巨兽,曾经是仅次于大象的庞然大物,但它也没有逃脱多舛的命运。1975年2月,动物贩子在苏丹(今为南苏丹)捕捉了它,当时它只有两三岁。动物贩子把它卖给了捷克的杜尔·克拉洛韦动物园。2009年12月,苏丹和其他家庭成员——它的女儿纳金、外孙女法图以及另一头已故雄性北白犀苏尼一起来到了肯尼亚的奥·佩杰塔,在这里度过了它一生中最后的9年时光。识别苏丹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它的左耳上有一个很大的三角形缺刻,这就是它的个体识别特征。苏丹的两个犀角,其顶端是平钝的。它的角曾经被割掉过,估计是它刚到奥·佩杰塔时,管理人员为了安全起见而割掉的。犀角是皮肤的衍生物,相当于人的指甲,所以还会继续生长出来。

  从去年开始,苏丹的健康每况愈下,由于年龄原因,还出现了“老年综合征”,心脏及其他内脏器官都存在衰竭的问题;特别是它最近几个月右后腿的皮肤更加溃烂,直至完全无法站立起来。

  经过兽医、管理人员、保护人士等各方的协商,最终决定对苏丹施行安乐死,彻底消除了它的痛苦,让它回归自然。

  苏丹的死,意味着北白犀向灭绝的边缘又靠近了一步。它们早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受胁物种红色名录》评估为野外灭绝(EW)。事实上跟当年白鳍豚的情况几乎是一样的,北白犀早已经属于功能性灭绝了。但还有一些人并不那么悲观,因为他们认为北白犀只是白犀的一个亚种,并不承认它的种地位,甚至认为还有多达两万多头的南白犀“代表”着整个白犀家族,即使北白犀灭绝了,也无所谓。

  科学家也保存了几头北白犀的精子和卵子,并试图让南白犀怀上北白犀的孩子,或者未来可以去克隆北白犀。

  2010年4月,世界哺乳动物分类学的大师级人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科林·格罗夫斯等人就发表过论文,通过头骨、牙齿、外部形态、分子或基因、化石等多方面的证据,支持北白犀和南白犀应该是两个不同物种的观点,而且它们的分化时间至少有100万年了。南白犀的肩部更高,后背比较凹陷,北白犀的肩部低,后背平缓;南白犀的体型更大,头也长,有种耷拉到地面的感觉,北白犀则小些,头也短。

  有人问,北白犀灭绝了到底会怎样?今天,如果你去肯尼亚的纳库鲁国家公园,你仍会非常容易见到白犀,然而那些都是从南非引进的南白犀。肯尼亚很早以前就没有野生的北白犀了。南白犀完全可以作为“替代品”,完成北白犀应该完成的“生态任务”,因为两者在生态和行为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早晚会面对这个物种的彻底消亡,就像我们已经面对了巴厘虎、大海牛、旅鸽、大海雀、冠麻鸭……那样。我们挽救野生动物,本质上就是在挽救我们自己。纪念苏丹,只是在给我们自己敲响警钟。

  北白犀,有人就叫它犀牛、白犀或者北白犀牛,这样说对吗?不全对。把北白犀称为犀牛和白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叫北白犀牛就不规范了。就像非洲狮、美洲狮,大家通常把它们俗称为“非洲狮子”、“美洲狮子”,其实这也很不规范。“藏羚羊”也是被公众习惯性地俗称并传播开来,其实在专业书籍和学术论文中,甚至1989年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里都指出,这个物种应该被称为“藏羚”。

  世界上现存6种犀科动物,可通称犀牛。它们是:北白犀、南白犀、黑犀、印度犀(亦称大独角犀)、爪哇犀(亦称小独角犀)、苏门答腊犀(亦称亚洲双角犀)。注意,标准地说法并不需要在它们的后面加个“牛”字。

本文链接:http://ali-ohadi.com/guanmaya/43.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