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盛源彩票注册 > 冠麻鸭 >

分别“苏丹”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2 12:27 | 查看: | 回复:

  在我提笔之前,我真的忍不住先去吐槽充斥在一些媒体,或者微博、微信公众号、朋友圈中“悼念”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及其同类的称呼!

  大家叫“犀牛”,没有问题;大家叫“白犀”,更没有问题;但恳请大家不要叫“白犀牛”!中国的语言文字那么优美,很大程度上讲究的是规矩,在专业上讲究的是规范。同理,如果我把非洲狮、亚洲狮叫做“非洲狮子”“亚洲狮子”,你受得了吗?当年“藏羚羊”就是这样被一些媒体、老百姓随随便便叫起来的,其实在专业书籍和学术论文中,甚至1989年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里,都是“藏羚”而非“藏羚羊”。

  我是在3月20日中午听到这一噩耗的——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苏丹(Sudan)于3月19日在肯尼亚的奥尔佩杰塔保护区被实施了安乐死。

  苏丹的离世,我是有心理准备的。2014年7月我曾经第一次前往肯尼亚中部的奥尔佩杰塔保护区,当时因种种原因并没有见到北白犀,心存遗憾。第二次去奥尔佩杰塔是《博物》杂志主办、“自然行”承办的肯尼亚野外活动,我向组织者强烈建议要去看看北白犀。

  2016年7月23日,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我们来到了奥尔佩杰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苏丹”,不想,也是最后一次。当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苏丹”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那时它43岁,几乎已经相当于人类的90岁了。

  我和小伙伴们在得到保护区管理人员的批准之后,绕过了几层电网、几个围栏,来到了“苏丹”的“卧室”。这间“卧室”很宽敞,其实不是封闭的,而是露天的。四周是用粗大的木头围成的高大围栏,整个环境十分静谧,还可以时不时地听到栗头丽椋鸟等很多鸟类的鸣叫。

  当我被允许可以进入“卧室”,近距离接触“苏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窒息了。这可是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啊!它就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苏丹”躺卧在遮阳棚下,它非常宁静,没有“奔跑的犀牛”的那种狂躁和放纵,反而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在那里乖乖地晒着太阳。其实,“苏丹”早已进入耄耋之年,它的的确确是一位暮年老者了,似乎在静候着通向天堂的列车。

  “苏丹”看到我的时候,虽然四肢卧在地上,但它还是仰着头的。我有了想和它合影的冲动,平时我不喜欢照相,也很少和野生动物合影;但我心里清楚,它可是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不可错失良机!

  于是,我蹑手蹑脚地绕到它的身后,并跪在了地上,请人为我拍照。没想到,当我的身体慢慢贴近它的时候,它不但没有嫌弃我,居然愈加放松地把头部也枕到了地上,并从鼻子里喷了几下粗气。很快,它就彻底放松下来,好像很情愿地接受我的爱抚。

  我抚摸着它的肩部;它的皮肤很粗糙,硬硬地,胡噜胡噜两下,手掌就变黑了。我仔细看着它的皮肤,其实褶皱之间是更嫩的肌肤,诸如采采蝇或者其他吸血者都喜欢往里钻,怪不得犀牛、大象都喜欢泥浴呢。看似粗糙的外表,其实也藏匿着细腻。

  识别“苏丹”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它的左耳上有一个很大的三角形缺刻,这就是它的个体识别特征。如果你看到所谓“苏丹”的照片,没有这个缺刻的话,它一定是冒名顶替者。“苏丹”的耳朵时不时地会转动,一会儿朝前,一会儿朝后,察觉着四周的动静。我不知道上了年纪的犀牛的听力会下降到什么程度,但显然它并没有放弃察觉周遭的能力。

  我注意到“苏丹”的两个犀角,其顶端是平钝的。显然,它的角曾经被割掉过。我估计应该是它刚到奥尔佩杰塔,或许就在2009年12月19日——“苏丹”和它的女儿“纳金”(Najin)、外孙女“法图”(Fatu)以及另一头已故雄性“苏尼”(Suni)一起来到这里的日子。管理人员为了安全起见,先行把它的角割掉了,以防不测。因为犀角是皮肤的衍生物,相当于人的指甲,所以还会继续生长出来。

  我依偎在“苏丹”的身边。这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一头巨兽,曾经是仅次于大象的庞然大物,但它也没有逃脱多舛的命运。1975年2月,动物贩子在苏丹(今为南苏丹)捕捉了它,当时估计它只有两三岁,并把它卖给了捷克的一家动物园。2009年12月,“苏丹”和其它家庭成员来到了肯尼亚的奥尔佩杰塔,在这里度过了一生中最后的9年时光。

  媒体曾报道过肯尼亚野生动物管理局为了保护最后的几头北白犀,保护区管理人员全部荷枪实弹地24小时坚守在它们的身边。不过,我上次去的时候,注意了一下,似乎并没有那么邪乎。反正,我是没有见到背着枪守护它们的警卫,也许晚上他们会真枪实弹地看守?总之,我去的那次氛围还是很轻松的。

  但这一切俨然已是回忆,且一去不复返了。从去年开始,“苏丹”的健康每况愈下,由于年龄原因,出现了“老年综合征”,心脏及其他内脏器官都存在衰竭的问题;特别是它最近几个月右后腿的皮肤更加溃烂,直至完全无法站立起来。

  经过兽医、管理人员、保护人士等各方的协商,最终决定对苏丹施行安乐死,彻底消除了它的痛苦,让它回归自然。

  “苏丹”的死,意味着北白犀向灭绝的边缘又靠近了一步。它们早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受胁物种红色名录》评估为野外灭绝,事实上跟当年白鳍豚的情况几乎是一样的,早已经属于功能性灭绝了。

  但还有一些人并不那么悲观,因为他们认为北白犀只是白犀的一个亚种,并不承认它的种的地位。他们甚至认为还有多达2万多头的南白犀“代表”着整个白犀家族,即使北白犀灭绝了,也无所谓。并且,事实确实如此——科学家保存了几头北白犀的精子和卵子,并试图让南白犀怀上北白犀的孩子,或者未来去克隆北白犀。

  但作为一个从事哺乳动物分类的工作者,我对这种观点是否定和批判的。如果你愿意去看一下论文的话,不难发现,北白犀的独立种地位是有很多科学依据的。2010年4月,世界哺乳动物分类学的大师级人物——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科林·格罗夫斯等人就发表过论文,通过头骨、牙齿、外部形态、分子或基因、化石等多方面的证据支持北白犀和南白犀应该是两个不同物种的观点,而且它们的分化时间至少100万年了。

  有人问我,北白犀灭绝了到底能怎样?今天,如果你去肯尼亚的纳库鲁国家公园,你会非常容易见到白犀,而且我曾见到过十几头的庞大群体——通常犀牛都是单独活动的,然而那些都是从南非引进的南白犀。肯尼亚很早以前就没有野生的北白犀了。南白犀完全可以作为“替代品”,完成北白犀应该完成的“生态任务”,因为二者在生态和行为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再过几年,“苏丹”的女儿和外孙女也会死掉,或许也会采取安乐死的办法。我们早晚会面对这个物种彻底的消亡,就像我们已经面对了巴厘虎、大海牛、旅鸽、大海雀、冠麻鸭……那样!

  然而,今天的我们到底可以为野生动物做些什么?野生动物或者这个地球需要我们救赎吗?或许答案是否定的。今天,我们挽救野生动物,本质上只能说是在挽救我们自己。当一个个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时候,最后一张绝对不是我们,因为还没有等到所有动物灭绝的时候,人类一定会先走一步。

  纪念“苏丹”,只是为了给我们自己敲醒警钟。或许不是“苏丹”,也不是北白犀走向灭绝的边缘,而是我们自己在走向那个灭绝的边缘吧。

  “即便你从不杀戮任何动物,甚至从不乘坐任何车辆,可你的生活方式仍然产生着大量的碳排放,不仅用温室效应扼杀着陆地上的生物,也用酸化的海洋毁灭着水中的物……”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副研究员叶盛看来,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时代的来临,人类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大堡礁面积之广能从北京一直延伸到广州,这么巨大的珊瑚礁里生活的物种不计其数,被称之为“海洋中的热带雨林”,但科学家预言,50年之后大堡礁将不存在。

  叶盛解释说,海洋中的一些动植物能够把游离的钙离子和碳酸根离子结合成不溶的碳酸钙,珊瑚就是一种钙化者,人们吃的螃蟹、虾、贝壳等都是钙化者。但由于人类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融入海水中形成碳酸,碳酸作用于水体导致酸度上升,酸化的环境使得碳酸钙被溶解掉,对于钙化者来说,海洋酸化是一场灾难。实验结果表明,当海洋的PH值达到7.8的时候,所有的海洋系统都会崩溃掉。“如果我们人类维持现在二氧化碳排放水平的线年的时候,全球海洋的表层水体,它的PH值都会达到7.8。”

  人类的工业文明把大自然用了几亿年的时间才固定下来的碳,只用了200年的时间又重新排放到大气中,进入到海洋里,致使整个海洋酸化速度以指数级上升,酸化的环境加速了钙化者溶解,而钙化者构成了海洋生物链的底层,如果所有钙化者都消失了,它上面的海洋生物,比如大型鱼类同样不会存活,而食物链的顶级捕食者是人类自己,最终人们现在吃的海鲜可能都会从餐桌上消失。

  温室效应、过度开发、栖息地破坏、引进新物种等都是造成生物灭绝的原因,这些都与人类活动有关,甚至连人类的旅游都可能造成生物灭绝,叶盛介绍说,在北美地区有相当多种类的蝙蝠已经濒临灭绝,原因是它们感染了一种真菌,染上了”白鼻病”,科学家研究表明,最早这种病发生在美国中部的一个洞穴,这个洞穴夏天时是一个旅游胜地,科学家认为很可能是其中一名游客将外来的一种真菌带进了这个洞穴,最终使得整个北美地区的多个种类蝙蝠受传染并导致灭绝。有一种鸟叫夏威夷画眉,人类最后一次见到它是15年前,其灭绝的原因是人类对森林的过度砍伐破坏了画眉的栖息场所,并引进携带传染病的蚊子;有种淡水鱼名叫潘顿纳多,当潘顿纳多鱼栖息的沼泽地被改建成稻田后,这种鱼便消失了。

本文链接:http://ali-ohadi.com/guanmaya/45.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